香港综合资料,香港最淮免费马料,东风心经资料,香港最精准马料不改料——墨玉县周边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咖名流 >

待激活的城墙商圈待复苏的街区记忆

2022-09-16 15:47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在西安本地人的记忆里,城墙有着特殊的意义。关于西安的影视作品里,或是西安人的日常话语体系里,城墙早已成为最具有辨识度的符号,一度还成为本地人性格保守的一种解读。

  作为全国唯一一座还保留着最完整城墙的城市,“进城”、“城里”曾经专指这座四方城里围起来的区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本地的西安人不再以生活在市中心的“城里”为荣,与之相伴的是城墙内的整体衰落,无论从街道上的客流量,还是接连易主要么关闭的开元、百盛、民生等老商场的命运,都似乎印证了这一点。

  而在我的一些外地朋友眼中,来到西安,宿在钟楼附近,打卡回民街依然是惯常的路线。在外来人眼里,钟楼、明城墙、大雁塔依然是无可替代的西安标签。

  去年,西安市曾下发《商圈建设三年行动方案》,方案中提出打造1个国际消费中心,6个城市商业中心,和28个区域商业商圈,其中钟楼国际消费中心被提到了最优先级的位置,“以钟楼环岛为中心,以明城墙内东、南、西、北四条大街为延伸,以解放路、大南门商圈为支撑”。

  这是不是预示着,即使被遍地开花的商业中心和新兴的消费场景分散了注意力,但仍被本地人寄托了太多繁华记忆以及作为城市特色窗口的城墙内的老街区,没落也许不应该成为它的代名词。

  不完全统计了一下,「贞观」至少发表过《回不去的东大街》《西大街才是西安的美食一条街》《没人记得七十年代的北大街什么样了》《消失的北大街商场》《关于骡马市的记忆》《旧时光里骡马市的味道》《东大街又一地标被拆除了,这次是西安饭庄》《西安近二十年城市改造,失败了吗》……假如把这些文章的标题连起来,几乎就是一部钟楼商圈没落史。

  一面是处于城市中心的钟楼商圈没落,一面是人们不断通过追忆来寻求慰藉,这是个有意思的现象。那些新兴的购物中心带给人们新奇的体验,却似乎给不了人们专属于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份市井记忆。

  习惯性地回望加深了记忆的美好,但如果真的回到过去的东大街、北大街、西大街,估计没有多少人愿意。

  国内城市格局有过两次巨大的变化,一次是上世纪末,由于战乱及外来思想的冲击,地方当局有意识地开通了更多城门,提高交通流量。一次是改革开放以后,西安城市人口从50、60年代的120万增长到如今的过千万。近10倍的人口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100年前的美国。那时候一场城市美化运动正席卷美国,1860年美国城市人口为621.7万,1920年达到5415.8万,60年间增长了7.7倍。许多城市在短短几十年间就发展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口,被称为“速成式”城市。

  假如仔细观察的话,也许我们也在经历着这种速成带来的新奇和冲击,又在不断迅速被淹没的街区记忆里寻找慰藉。

  城市更新是一种自然内生的发展规律,即便是回忆里无限美好的东大街,也是在掩盖了前一代人的回忆上生长出来的。据说城市更新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1858年的荷兰,由于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对于自己所居住的居住物、环境或者出行、购物等有着不满,从而对于房屋、街道、公园等进行改善,形成舒适的生活环境,这些建设活动被称为“城市更新”。

  城市更新是必然趋势,否则只是多几个垂垂老矣的标本,就像之前有人在「贞观」发表过《20年前,长安区的繁华和洋气都在马王街道》,不可逆转的衰落让繁盛一时的马王街道变成了被人遗忘的“切尔诺贝利”,如今的人再说起马王,只剩下满眼衰败,心境也与20年前大不同。

  但相比起来,由大拆大建地改造导致的街区繁荣不再,最终割断了街区记忆更让人惋惜慨叹。以钟楼四条大街的改造为例,坊间就曾有“西大街改造成就了东大街,东大街改造成就了小寨”的说法。

  2007年,总投资35亿元的西大街改造全面竣工,标志性的全仿唐建筑,从二十米拓宽到三十米的街道,并没有为延续“金街”过往的繁华。建筑界曾有人批评,西大街的道路功能、景观功能、商业功能定位不清,比如仅街道中间隔栏的设计,就让不得不绕路的市民打消了购物欲望。此后东大街、北大街、解放路的改造无一例外地陷入“路宽了、人少了”的怪圈。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曾谈到过商业街区的改造。他提到商业街区的改造大多出于交通阻塞、外在形象落后、基础设施配套差等原因。然而经过大规模的拆迁改造后,高昂的前期投入成本最终转嫁到新来的商户身上,承担着高昂租金的商户就形成了斩外地游客或是一次性买卖的经营模式,商品价格丧失了价格优势,老字号损失了回头客,商业街的顾客也逐渐减少,这也是大多数商业街区改造失败的主要原因。

  “老字号”急速下降的口味水准让年轻人嗤之以鼻,他们转而去更偏僻幽静的街边小巷寻找遗失的味觉记忆。

  美国记者简·雅各布斯在对当年的大规模的城市美化运动进行报道的过程中,逐渐对这场城市规划运动发生了怀疑,并写作了《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观点是大规模的城市美化运动破坏了城市的多样性,而其中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就是中小型商业主。

  巨大的商业综合体曾经是街区改造的主要产物,这种快速形成的消费体验模式忽视了中小型经济体在商业中心的重要性,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地价等经济因素的影响,导致商业中心生活与经济功能单一,人们从“逛街”变成了“逛购物中心”,体验感上的多样性不再,原来的街区也失去了过往的特色,陷入同质化。

  西安这两年在沣西新城规划了占地5727亩的丝绸之路文化产业基地,开始注重开放式街区氛围的营造,其核心板块丝路欢乐世界中,将“丝绸之路”这个文化IP以开放式主题街区的形式呈现于世,将文化、科技、演艺、游乐等业态与商业生态集约在一个开放互通、文化真实感强的优美街区环境中,尝试打造一个服务城市的新生活方式中心。

  这种方式有别于遍地的商业综合体、购物中心,不再简单地将多种业态堆集在巨大的封闭空间里,而是将各种商业生态集约在一个相对开放的环境中,这似乎也在呼应人们内心深处对亲近自然、尺度舒适街区的需求。

  大多数的经营者擅长利用绚丽的场景短暂地聚集商业人气,但人们需要在街区中寻找到一份独属于自己的亲近和归属感,营造这种个性化的街区记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前段时间有一篇文章《乌镇是假的》,大意是说这座为人们呈现出似水年华的乌镇,来自一场精心的设计,那些树影斑驳的旧围墙、恬淡寂静的街巷、不起眼的木门,都经过认真的设计,为得就是营造出真实古镇的慵懒气质。

  然而这种精心设计却没有招来反感,重生的乌镇兼顾了江南烟雨的静谧气质和现代城市的舒适宜居,慵懒恬淡的真实感代替了粗制滥造的古镇画风,重新获得了原住民和游客的信任。

  这些似乎改变了一些固有的观点,从前将古镇的千篇一律、街区改造的失败也许不能完全归咎于商业的过度介入。商业化的介入并不必然导致街区的历史脉络和记忆被割断,尽管这是常有的事。

  国内的历史街区,近年来正从以旅游、商业开发为主导的保护模式逐步向住区再生为主导的保护模式过渡,日本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采取这种方式治理传统历史街区。

  相对于大拆大建、整体搬迁、统一租赁等改造方式,住区再生为主导的保护模式,秉持生活真实性原则,在确保原住民回迁率与原生活方式保存度的基础上,促进街区基础设施的配套完善,街区内建筑的保护、改造及重建,最终实现街区再生的目的。

  比如,上海卢湾区打造的思南公馆,以拥有百年历史的51幢独立花园洋房,区别于过往的地产开发模式和社区复兴改造方式,明确定位在露天博物馆和开放式街区,提供了另一种新的改造思路,在保护上海传统城市历史特色的基础上融入现代商业文化特色,成为具有传统历史文化价值和现代时尚商业休闲气息的复古城市片区。

  有过这些有益的尝试,但愿以后的年轻人,不只是在记忆里找寻钟楼商圈过往的繁华。

  • 最热文章

教育新闻      法律在线      时尚新闻      娱乐新闻      汽车资讯      金融新闻      旅游新闻      社会新闻      星声星语      热透新闻     

Power by DedeCms